1040惊天骗局揭秘?传销组织者打着”国家开发“旗号

2015-06-20 23:31:00 来源:致富热 阅读:2203 标签:1040 A+

1040阳光工程”,一个被不法传销人员编织成“国家秘密政策”的谎言,“国家暗中支持的资本运作项目”,也称为“自愿连锁经营业”、“连锁销售”或者“资本运作”,实则传销活动。

据 了解,这种资本运作有一套“五级三晋制、出局制”的理论。只要每个入股的人投入6.98万元,购买21份、每份3800元的份额,入伙次月,“组织”会退 19000元,实际出资额即为50800元。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发展3个下线,3个下线再分别发展3个下线,当发展到29人的时候,即可晋升为老总,开始每 月拿“工资”,直到拿满1040万元,就从“组织”里出局,完成“资本运作”。

1040惊天骗局揭秘?传销组织者打着”国家开发“旗号

这套奖金分配制度看起来非常可行,但仔细一想,其实十分荒谬。传销“工资”的钱从哪里来?事实上都是从每一个人交的上线款中按一定比例再分配出来的。这种没有生产,只有消费的分配就像是赌博,一个人赢了多少,必然另外的人输了多少。

“‘1040 阳光工程’这种资本运作式传销明显符合拉人头、交纳会员、发展下线牟取非法利益的特征,是当下最流行的传销方式,不再销售产品,而是借‘国家开发工程’、 ‘中央秘密项目’等名义来诱骗新人加入,许诺只要你交钱入会,就能获取分红回报。这其实是一个典型的纯概念性的传销骗局。”有着多年打击传销经验的省工商 局经检总队副总队长肖向阳介绍说。

  巧舌如簧   编织美丽谎言

“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你只要投资3800元,一年就能挣得380万元;投资6.98万元,两年能赚到1040万元”。这样极具诱惑性的暴富神话,着实让许多人兴奋不已,却不知误入传销陷阱。

居 住在长沙县黄花镇的市民唐龙(化名),原本是一名厨师,每月有不菲的收入。2013年3月,他不断接到一个朋友的慰问电话,对方对他的生活状况十分关心, 并且告诉他,说在合肥做生意赚了钱。唐龙之前跟这名朋友的感情很好,经不住劝说,和朋友见了面,对方安排他在一个套房里住下,并且带着他四处拜访。

唐 龙说,这其实是个“洗脑”的过程,朋友不断灌输,说他们在做投资生意,只要投资3800元,经过一段时间的“资本运作”,一年就能挣得380万元;投资 6.98万元,两年能赚到1040万元。为了让唐龙相信,朋友还带来所谓成功人士和他见面,对方掏出中华香烟请他抽,还自称有房子有车子,并举出许多成功 案例。经不住劝说,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唐龙也拿出干厨师积攒的69800元钱,投入所谓的“资本运作”。朋友十分隐晦地告诉他,他们从事的是一个名为 “1040阳光工程”的项目,暗中实施一个“国家秘密政策”,目的是为当地“吸金”带动发展,实现经济增长。

唐龙交了69800元钱后,朋友就授意他给其他朋友打电话,用假装关心的方法套近乎,希望拉更多的朋友入伙。此时唐龙很快发现,这其实就是传销套路,只是没有限制人身自由。

感觉自己被多年的好友欺骗,唐龙与朋友翻脸,不想再继续做下去,想要回自己投入的钱。朋友答应退钱,但解释说要将股份转让才能退钱。于是,唐龙愤然离开了合肥,并多次催退钱款,但朋友一直推脱,钱始终没能拿回。

1040惊天骗局揭秘?传销组织者打着”国家开发“旗号

 一针扎破弥天大谎

唐龙真的能实现所谓的投资回报吗?

我 们不妨来计算一下,现在唐龙加入传销投入3800元一年后真的可得到380万元,也就是说至少要有1000个人每人被骗3800元(3800元/人 ×1000人=380万元),并且1000个人被骗的钱全部都归他一个人才有可能。但实际上,绝大部分骗到的钱早就给上层的“老板”拿走了,他根本不可能 得到。

这,就是传销的黑幕。

有的传销组织声称当地有10万人在做这个行业,那么,假设每人交入门费3800元,就算把所有的钱集中起来,最多只能有100个人各得380万元。如此算来,他将是那100个中的一个,还是10万个被骗的人当中的一个?

有的传销组织宣称“出局制”:一人进来,一人出去,人人可成功。实际上,这也是个天大的谎言。设想一下:现在你当地已有多少人在做?多久才有一个人“出局”?什么时候才会轮到你?几十年?几百年?

我 国共有13亿多人口,我们假设最终会有1亿人做传销这个“行业”,这个比例已经很大了。如此算来,也就是已有1000万人做传销,骗9000万人加入总共 1亿人参与传销。平均每人骗9个人,如果按每个人3800元的上线款计,即使9个人所有的上线款加起来都给唐龙也就3.42万元。那么,从现在开始从 1000万人发展为9000万人要用多少时间?是一年?两年?三五年?还是十年?

唐龙花费可能几年的时间最多也就只是骗到9个人的3.42万元,相比自己投入的6.98万元来说还是亏损,而这些被骗的都是唐龙的亲朋好友,被骗的人还能骗谁呢?

所以,这一开始就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骗局,是一个拉着亲朋好友往火坑跳的“分钱游戏”。

乍一看,这种游戏逻辑还是极其严密的,似乎每一个人只要按照规则去做,简单的发展3个下线,就可以坐享其成,在一两年后就能成为百万富翁,甚至千万富翁。但事实并非如此,看似合理的理论逻辑实则疯狂,荒谬至极。

“在 传销组织中,绝大多数参加者是无法赚到钱财的。它的成功率不到2%,成功的人越多,那下面垫底的人也是随之增加的。98%以上的人只是去充当垫脚石,成为 敛财的工具和牺牲品。”肖向阳说,“即使极少数人昧着良心蒙骗亲朋好友赚到了钱,也是不合法的收入。而且在这个只有消费,没有任何实际收入的骗局中,他们 最后所剩不多。当然,事发后还得面对法律的严惩,害人害己。”

“天上不会掉馅饼,天下也没免费的午餐”,这是每个人耳熟能详的古训,他警示着我们要学会判断,学会分析,以至于能够明辨是非,警醒自己。

1040惊天骗局揭秘?传销组织者打着”国家开发“旗号

1040阳光工程传销案庭审

经过连续两天的庭审,6月11日,由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1040阳光工程”特大传销案(本报2014年10月24日4版曾作过报 道)在该区法院庭审结束。该案涉及传销人员600余人,涉案金额3000余万元,检察机关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53名被告人提起公诉。

人员众多,管理严密

据余杭区检察院起诉书指控,2009年以来,福建籍男子蔡郑毅、王小华、汤水传等人先后在湖北省武汉市等地加入“自愿连锁经营”传销组织。这个组织以“1040阳光工程”及“自愿连锁经营”等为名,以高回报为诱饵,大肆开展传销活动。

蔡郑毅等人以发展新人申购份额敛财,明确提出申购第一份价格为3800元,第二份起每份3300元,凡参加者必须购买1份至21份不等的份额,只有购买了份额,才能获得加入这个传销组织的资格。

在利益驱动和蔡郑毅等人的欺骗下,从2013年12月到2014年10月案发,这个传销组织在余杭区发展的下线传销人员就多达600余人。

要管理如此多的人员,没有一套严密的制度是不行的,蔡郑毅等人采取“五级三晋制”(五个级别、三个晋升阶段)的模式进行管理。按照他们的规定, 每个成员只能发展3名伞下人员,每人最高可认购21份份额,然后伞下人员再发展下线,以此伞状模式不断“复制新人”。每个组织管理人员以伞下体系累计购买 的份额(1份到600份不等)晋升业务等级,然后再按照级别及伞下人员购买份额的数量计算报酬,以此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亲戚或者朋友加入传销组织,从中骗 取财物。

该传销组织下设大组、办公室,由组织管理能力强的老总级以上人员担任区域6大老总、组长、直总,并负责直总层面的教育总监、素质课牵头等,统筹 管理所在团队、大组的整体传销事务。组织要求所有人员之间都只能采取单线联系,并通过集中开会、交叉检查、处罚等手段实行逐级控制、层层管理,促使下线人 员不断发展新人。

1040惊天骗局揭秘?传销组织者打着”国家开发“旗号

队伍壮大,从武汉迁至杭州

这个团伙为首的成员是蔡郑毅、王小华、汤水传等人,团伙骨干成员大多来自福建、海南、河南、江苏、安徽等多个省份,他们在蔡郑毅等人的领导下分 工负责,使组织慢慢发展壮大。2013年12月,蔡郑毅等人决定将他们在武汉的“1040阳光工程”传销组织整体搬迁到杭州。

之后,在王小华、汤水传等人的领导、指挥下,组织中的曾文辉、吕遂宁等19名高级业务员,将原来在武汉市的传销人员集体转移到了杭州市余杭区。

到达余杭区后,为避开警方的视线,这个传销组织集体住进了余杭区比较偏远的一个回迁小区内。这个小区的空置率很高,但一下子涌入这么多人后,还是很冷清,也没见这些人出去上班,他们都待在出租房里干什么?

原来,传销组织中的成员平时都被控制管理得非常严,不能随便出门或者串门,一般都在自己的出租房内上素质课(俗称洗脑),或者教授成员如何发展伞下人员。他们打着“1040阳光工程”的名义,以老乡拉老乡、亲戚拉亲戚的方法大肆开展传销活动。

1985年出生的陈丽琴是福建龙海人,她就是被老乡拉进这个传销团伙的。陈丽琴于2013年10月加入传销组织,被抓时为“高级业务员”级别, 她先后担任过“办公室大总管”“办公室直总”以及“直总层面经理”。至案发时,陈丽琴已组织、领导传销人员累计200余人,伞下人员50余人,累计申购 600余份,涉案金额共230余万元。

1040惊天骗局揭秘?传销组织者打着”国家开发“旗号

击鼓传花,几家欢喜几家愁

转移到余杭区的近一年里,这个传销组织发展得非常快。组织的骨干成员平时最重要的事就是给伞下人员洗脑,要求他们不断发展新人。而要发展新人,高回报的“诱饵”非常关键。

传销组织者谎称“1040阳光工程”是个涉及西部大开发、北部湾大开发等,被国家暗中支持资本运作的大项目,只要参加者申购21份达到6.98 万元,然后再发展21个下线,在两到三年里就能获得1040万元超高收益。这样的“诱饵”确实很诱人,但是这么高的收益根本就不可能实现,所以还要给大家 制造一个可以达到的假象。

这个假象就是包括传销组织大老总蔡郑毅等在内的19名A级老总,因为忽悠来的底层人员足够多,靠着这些人员的会费,这19人很轻松就做到了月入8万元以上,而且平时从不和组织人员同住,各自租住高档小区,开着宝马、保时捷等高档汽车。

有了这样的奋斗目标,很多人为了不断“上位”,不惜把自己的妻子、朋友、亲人发展成为下线,传销组织中的王小华就是其中之一。他自己组织、领导 传销活动人员超过400人,涉案金额490余万元。而被王小华发展成下线的其妻詹晓萍,自2012年4月左右加入传销组织后,很快就达到了“业务经理”级 别,2014年1月起她担任王小华等人的“办公室申购总管”等。至案发时,詹晓萍已组织、领导传销人员累计70余人,涉案金额20余万元。

事实上,由于“1040阳光工程”本身就是一个子虚乌有的骗人项目,蔡郑毅等人玩的就是“击鼓传销”的游戏。蔡郑毅等少数高管暴富了,大多数误入传销组织魔窟的底层人员却输惨了,不少人赔了本,有的亲友因此反目成仇,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2014年10月,杭州警方在接到举报线索后,经过摸排走访,出动近2000名警力一举摧毁这个特大传销窝点,抓获包括蔡郑毅、王小华等人在内 的50多名传销组织骨干人员,教育遣返400多名参与传销人员。经查,至案发,该传销组织中参与传销活动的人员累计达600人以上,抓获的骨干成员中有 19名为高级业务员,34名为业务经理,传销金额累计3000万元以上。

1040惊天骗局揭秘?传销组织者打着”国家开发“旗号

辩称不是传销,无法回答“钱从哪儿来”

6月10日上午,“1040阳光工程”特大传销案在余杭区法院开庭审理,53名被告人和50多名律师将审判区挤得满满当当。余杭区检察院派出的4名年轻公诉人出庭支持公诉。

开庭不久,蔡郑毅就辩称自己干的不是传销,“这是一种古老的投资性的东西,老祖宗传下来的”。至于组织内部制度、人事安排等情况,蔡郑毅也说不清楚,“都是老祖宗定的”。

“那么你们投资的项目在哪里?能不能举个实例?”公诉人问。“这涉及国家秘密,不能说。”蔡郑毅辩称。

根据蔡郑毅在庭上的描述,这个组织在余杭区有N个团队,上级是谁他也不清楚,团队和团队之间交集也不多,顶多是领导人之间打打电话。像他这样“老总”级别的人物,共有十来个,而且“每个月都可能产生新的”。

在随后的庭审中,蔡郑毅和其他被告人对检察机关指控的金额和发展下线的人数持有异议。蔡郑毅说,他在组织里没赚到钱,投入了160多万元,到现 在才收回20多万元。公诉人反问:“你们这些大老总都是住高档小区,开宝马、保时捷等名车,钱都是从哪儿来的?”蔡郑毅一时无语。

法院将择日宣判。

1040骗局揭秘:

广西南宁北部湾1040阳光工程(自愿连锁经营、纯资本运作)传销大解密

一个亲身经历1040阳光工程人的曝光内幕,真相解密!